<ins id="xbxbh"></ins>
<var id="xbxbh"></var><menuitem id="xbxbh"><dl id="xbxbh"></dl></menuitem>
<cite id="xbxbh"></cite>
<var id="xbxbh"><strike id="xbxbh"></strike></var>
<cite id="xbxbh"><video id="xbxbh"><thead id="xbxbh"></thead></video></cite>
<cite id="xbxbh"><video id="xbxbh"><thead id="xbxbh"></thead></video></cite>
<cite id="xbxbh"></cite>
<var id="xbxbh"></var>
<cite id="xbxbh"></cite><var id="xbxbh"><strike id="xbxbh"><listing id="xbxbh"></listing></strike></var>
<var id="xbxbh"></var>
<var id="xbxbh"></var>
<menuitem id="xbxbh"><strike id="xbxbh"></strike></menuitem>

院友之窗

當前位置:首頁  院友之窗

惜別心聲|龔葉妮:將軍路內沉淀悲喜 翠屏山外有夢可期

時間:2020-06-29來源:350vip浦京集團點擊:919

編者按:在廣袤的空間和無限的時間中,學校與學子擁有相交的片段,既是學子的幸運,也是學校的榮光。學校時光承載著學生的青春、成長、對未來的憧憬和希望,惜別之際,往事歷歷在目,美麗的校園,可敬的師長,親愛的同學,一切連同行李一起打包進回憶,匯聚在筆尖,躍然紙上的不只是文字,還有對母校的深情。

350vip浦京集團特開設“惜別心聲”專欄,進行畢業論文致謝選登,記錄昨日學子今朝院友的一席情深。本期特刊發17級碩士生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專業龔葉妮同學的文章,與大家分享。


曾總想,穿過那段最無瑕時光,去實現所有繽紛夢想。

當回首,深深淺淺的腳印,浮現充實可感的金色徜徉。

兩年半的碩士生涯倏然而逝,剛入學滿懷憧憬的樣子仿佛就在昨天。古樸厚重的南京曾經于我只是一個冰冷的詞匯,正是南航這所兼容并蓄的大學使我的生命和南京從此有了聯結。這座氤氳歷史與文化氣息的古城,在數字經濟時代的踏步而來之下,鏈接了傳統與變革。奮進的南京讓我心安,詩意的南京亦令我心安?;仡櫾谀虾降那髮W時光,簡潔大氣的校園環境與積極上進的治學氛圍深深感染著我,感恩二字涌上心頭。

202年前的小城特里爾,一位胸懷崇高理想、為人類解放不懈奮斗一生的哲人誕生,馬克思以其豐厚深邃的理論創見為我們提供了認識和改造世界的科學方法。懷古惜今,追憶流年,我們欣喜地看到,馬克思主義信仰、馬克思主義真理沖破重重阻礙,在中華大地煥發勃勃生機,馬克思主義成為青春最鮮亮的底色。哲人的智慧將求知若渴的各地學子齊聚此處,“馬院姓馬,在馬言馬”,感恩遇見馬院,始終做堅定的馬克思主義學習者、研究者和傳播者,是我們每一位“馬學科er”的責任與擔當,也是今天我們對馬克思最好的紀念。

“動人以言者,其感不深;動人以行者,其應必速”,因此,我發自肺腑地感謝我的導師陳紅桂副教授,無論在學習、工作還是生活中,都給予我耐心指導與熱情幫扶。從開學初期針對我的實際情況提出科研學習的方向指引,到帶我參會學習學科權威專家與學者的理論成果,再到對我畢業論文的詳細指導,一路走來始終是我科研道路上的指路明燈,幫助我構建更好的理論思維。生活中的歡聚與關懷也讓我們逐漸了解到陳老師嚴謹治學態度下的溫暖內心,讓人如沐春風。

此外,感恩在南航遇到的所有老師,他們或啟迪過我的思想,或對我進行過耐心的學術指導,或影響著我的處世態度,或對我的生活給予過幫助,“志向和熱愛是偉大行為的雙翼”,他們的言傳身教是我終身受益的寶貴財富。

“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校園生活雖然短暫,卻結識了很多善良溫暖的小可愛。有我的室友,有學院的師兄師姐、學弟學妹,還有學生工作中走近的小伙伴等,每一個人都有閃閃發光的優點,帶給了我真實可感的關愛與支持,也給我的南航生活增添了無限色彩。

連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覺夏深。

感謝南航成全了我,成全了逆風飛揚的無悔青春。

馭天馬,牧群星,衷心祝愿母校培英育俊,桃李芬芳!

(文/龔葉妮  審核/萬千  編輯/呂帆)


友情鏈接

聯系我們

  • 電話號碼:025-52115201025-52116005
  • 地址:江蘇省南京市將軍大道29號
  • 郵編:211106

歡迎關注官方微信

国产伦精品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